• <small id="gismw"><optgroup id="gismw"></optgroup></small>
  • “青海湖鳥王”:用鏡頭為高原精靈“代言”
    2022-07-08來源: 新華每日電訊


    葛玉修拍攝的青海湖鳥島美景。



    2007年5月12日,葛玉修在查看普氏原羚生長狀況。



    2011年1月23日,葛玉修在青海湖畔拍攝。



    葛玉修拍攝的野牦牛。



    葛玉修拍攝的可可西里藏羚羊。(圖片均為受訪者提供)

     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周盛盛、呂雪莉

      輕風拂過,青海湖碧波蕩漾,湖水輕拍湖岸,一群水鳥在駐足嬉戲。

      肩扛照相機、手提三腳架,葛玉修步履輕快地走近。他麻利地打開三腳架、調試好相機,將鏡頭鎖定那群水鳥……看那輕快矯捷的身影,誰能想到,他已年近古稀。

      葛玉修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從事生態攝影,至今已27年。深入青海湖200多次、三江源25次、可可西里無人區15次,這是他多年來生態攝影的“行程單”;掉進冰窟窿、遭遇狼群、陷進沼澤地,歷經艱險拍攝的近20萬幅生態環保主題照片,是他攝影生涯的“成績單”。

      他是“青海湖鳥王”,是“中華對角羚代言人”。從一名愛寫愛拍的通訊員,到專心從事生態攝影,又進而為野生動物保護奔走吶喊,葛玉修的人生經歷充滿傳奇。

      菜窖里“走出”的攝影師

      1970年,17歲的葛玉修在老家山東曹縣參軍入伍,坐了兩天兩夜的“悶罐車”來到青海西寧。在軍營中,他第一次接觸照相機。

      “當時我們通信處有一臺海鷗牌的雙鏡頭相機,現在看來已經是老物件了,但在當時還是個新鮮玩意兒。”葛玉修說。剛接觸相機的新鮮感促使他開始自學攝影。他找來報紙、畫冊、雜志,學習構圖、光線運用和拍攝角度。

      “顯影劑3克到3.5克、無水亞硫酸鈉45克、60攝氏度的熱水1000克……”經過學習和摸索,葛玉修掌握了沖洗照片的技巧。那時,連隊沒有專門的暗室,葛玉修就將設備帶到連隊菜窖里,打著手電筒,用軍帽遮著,透出綠色的光來沖洗照片。顯影、沖洗、定影,往往就是兩三個小時。

      “在堆滿蘿卜、白菜、土豆的地窖里沖洗照片,現在想來也是一段難忘的時光。”葛玉修說。

      也正是地窖中的這段時光,讓葛玉修在攝影中獲得了最初的滿足感。因為整晚泡在菜窖里,他被戰友們戲稱為“菜窖里的攝影家”。

      “我們連隊上報紙了,還是頭版!”1982年5月的一個下午,一名戰友拿來當日的《青海日報》,報紙頭版清晰地印著葛玉修拍攝的一張照片。葛玉修定睛一看,原來是兩天前拍攝的戰士出黑板報的照片。“這在當時對我們連隊來說可是個大事兒,大家伙兒都很自豪。”這給了他莫大的鼓勵,從此一發而不可收,不但自己學著拍,還經常追到報社找編輯請教。

      從“青海湖鳥王”到“中華對角羚代言人”

      1995年5月的一天,已轉業至地方工作的葛玉修第一次來到素有“高原藍寶石”之稱的青海湖,碧水藍天、萬鳥歡歌的場景讓他十分震撼。

      “我在山東老家只見過麻雀、老鷹、鵪鶉,到了青海湖,成群的斑頭雁、鸕鶿、大天鵝就在眼前盤旋,那種震撼到現在我都記憶猶新。”第一次看到斑頭雁、棕頭鷗,和青海湖蛋島上遍地的鳥蛋,漫天翻飛的鳥兒好似盛開的花朵。“那么美,令人窒息。”

      “鳥兒是空中的花朵、飛行的影幻,因為美麗而存在。”葛玉修用這樣的詩句形容他鏡頭里的“空中精靈”。一次機緣巧合,他去青海湖西南水域的三塊石島拍鳥,在那里一個人待了7天。三塊石是一座水中孤島,在海拔3000多米、一望無際的高原湖泊中,仿若大海中的一葉孤舟。那里氣候瞬息萬變,時而艷陽高照,時而狂風大作、大雨傾盆。當晚,葛玉修就遭遇了一場暴風雨,不僅帳篷全濕了,連帶去的干糧都被水沖跑,只剩一袋甘藍可供充饑。就在他感嘆“山重水復疑無路”之際,岸邊漂來一個大西瓜,原來是夜里下大雨被沖走的西瓜又漂了回來。

      那時沒有手機,三塊石上也沒有信號,他在島上過了7天與世隔絕的日子。只有鳥兒和他朝夕相伴,特別是那些剛出殼、毛茸茸的小斑頭雁成了他的親密伙伴和“跟班”。他用僅剩的甘藍葉子喂這些可愛的小家伙,小雁們也對他產生了依戀。在離開三塊石時,小雁們跟著小船追了很遠……這些都一一定格在他的鏡頭里,也深深印在他心里。

      在葛玉修眼中,青海湖的這些鳥類都是有靈性、有情感的,這在他的攝影作品中展現得淋漓盡致。在他的鏡頭里,黑頸鶴形態優美、棕頭鷗目光如炬、大天鵝優雅高貴、小斑頭雁呆萌可愛……一幅幅照片栩栩如生,照片上的鳥兒仿佛在對著鏡頭訴說著自己的故事。

      葛玉修的鏡頭里,除了鳥兒的美麗與靈動,更有自然生靈在嚴酷自然環境中的生之煩惱、死之傷痛。

      “20世紀90年代末,有人在青海湖盜獵鳥類、偷撿鳥蛋,這對鳥類傷害很大。”為了引起社會對青海湖鳥類的關注和保護,葛玉修在自己拍攝的眾多照片中精挑細選、組合,進而賦予它們深刻的內涵。組照《還我家園》中,鳥兒有的受傷、有的斷肢;其中一張照片里,一只魚鷗在藍天下大張著嘴,照片被取名為《吶喊》。此后,葛玉修多次拍攝反映青海湖鳥類生存狀況的照片,并以擬人化的角度和手法拍攝、表達,如《婚戀變奏曲》《鳥愛三題:相親、相愛、相隨》等系列組照,引發讀者共鳴。這些栩栩如生的畫面也為他贏得“青海湖鳥王”的稱號,并榮獲青海省第五屆文學藝術創作獎。

      1997年11月下旬,葛玉修在和朋友去青海湖布哈河口拍攝天鵝的途中,抓拍到了一群褐黃色的動物,“它們排成一線在草地上奔跑,白色的臀部像一朵朵白蓮花跳躍在草原上”。后來得知,那是青海湖特有的動物——普氏原羚,野生動物專家稱它“比大熊貓還珍貴”。

      從此,普氏原羚成為葛玉修的又一個牽掛。他查找各種資料、遍訪當地牧民、請教專家學者,以第一人稱的手法寫出《救救我吧——普氏原羚的吶喊》一文,向人們講述了普氏原羚的生存狀況。鑒于普氏原羚是中國特有物種,再加上它獨特的外貌特征,葛玉修還給它起了個中國名——“中華對角羚”,因此他又被稱作“中華對角羚代言人”。

           “攝影師要學會敬畏鏡頭中的生靈”

      “老葛為了拍照片簡直不要命!”青海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原局長張德海打趣地說。過去20多年中,他與葛玉修一起經歷過多次驚險的拍攝。

      在青海湖泉灣,兩個人為拍大天鵝同時掉進了冰窟窿;在海拔5000多米的黃河源頭約古宗列,兩人一起挑戰生命極限;為拍普氏原羚,他們還險些被狼群襲擊……

      “我從鏡頭中不僅看到了青藏高原天地之壯美,也看到了雪線在上升、湖面在萎縮、草原在退化……生存環境的惡化會直接威脅野生動物的生命。”葛玉修動情地說,所有生物都是平等的,越是脆弱的物種,越需要人類去精心守護。

      “攝影師要學會敬畏鏡頭中的生靈,不能成為一個蠻橫的‘入侵者’!”一些攝影師為了拍攝富有動感的野生動物照片,有時會采用“驚擾追趕拍攝法”,要么用喇叭和音響刺激,要么駕車窮追猛趕。在原本缺氧的高原,盲目驚擾或長時間驅車追拍野生動物,經常造成它們受驚嚇死亡或因過度疲勞而斃命。

      “生態攝影師首先應該是環保主義者,被拍攝的動物是真正的主人。只有在沒有外界干擾的自然狀態下拍攝的動物圖片,才是真正的好作品。”在葛玉修眼中,攝影師應當和野生動物保持一定的距離,這是對拍攝主體最起碼的尊重,更是拍攝者應有的職業操守。正因如此,野性十足的野牦牛在他的鏡頭中卻總是那樣的溫順安靜。

      “保護野生動物,沒有終點”

      “我在部隊、銀行、銀監局等多個單位干過,崗位在變,唯有攝影一直在堅持。相對本職工作,在攝影這件事上,我算是‘不務正業’了。”葛玉修常常自我調侃。話雖這么說,可是他的本職工作不僅沒有落下,還干得有聲有色。“走到哪,響到哪!”身邊的很多同事和朋友這樣評價他。

      而在攝影生涯中,葛玉修更是屢獲殊榮。

      野生動物的照片是等出來的、熬出來的。雨后彩虹下的萬鳥翔集,可可西里日月同輝背景中挺拔的藏羚羊,荒野中溫順敦厚的野牦牛,濕地草叢間悠然漫步的黑頸鶴……能夠拍攝到這些可遇不可求的景象,既是自然的眷顧,又何嘗不是他勤奮努力、孜孜以求的結果?

      “攝影是我最大的愛好,要想在不耽擱本職工作的前提下做好生態攝影,我就必須付出更多。有人說我是自討苦吃,但我是樂在其中的。”葛玉修說。

      “唯有了解,我們才會關心;唯有關心,我們才會采取行動;唯有行動,生命才會有希望。”英國生物學家珍·古道爾的話給了葛玉修啟示:僅僅在報刊上發表圖片、文章還不夠,還要走到學校、機關、牧民家里去宣講。“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,一片云推動另一片云。”

      為此,葛玉修將自己拍攝的近300幅圖片制作成課件,里面既有百鳥齊飛、野獸成群、大湖安瀾的動人場景,也有草原退化、鳥兒哀鳴、羚羊受傷等令人警醒的畫面。20多年來,他帶著這些課件從青海的中小學講到北大、清華等知名學府,從小區街道、牧區帳篷講到科研院所、機關單位,公益演講累計600余場,并受邀登上了“中國國家地理大講堂”。2017年5月,葛玉修應邀在北京大學作了“不做侵略的攝影家”的演講,演講視頻在互聯網獲得了超過197萬次的點擊。

      “生態環保的理念需要傳遞,只有引起公眾關注,才能讓更多人對野生動物更好地保護。”葛玉修說。

      如今,已退休多年的他,仍沒有停下生態攝影的腳步。他常??钢畮捉镏氐臄z影裝備,出現在高山、草原、戈壁、湖泊。“我的鏡頭依然在靜待野生動物的造訪。能與自然融洽地相處,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在拍攝鳥兒的時候,我似乎能聽到它們在為我歌唱……”他說。
    【鄭重聲明】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,僅為提供更多信息,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。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。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。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,不為其版權負責。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[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]。
    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    項目推薦
    春蕾計劃:她們想上學
    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@她創業計劃項目
    薪火同行國際助學計劃
    e萬行動(孤兒助養)
    2021“暖巢行動”公益項目揚帆起航
    2020年百人百城助學項目第二期
    壹基金溫暖包
    小善大愛免費午餐
    關愛困境老人
    愛心包裹項目
    貧困白內障的光明
    先心兒童的“心”聲
    困境兒童關懷
    關懷貧困母親
    企業郵箱 |  隱私保護 |  客戶反饋 |  廣告合作 |  關于我們 |  聯系我們 |  服務條款 |  網站地圖
    ? Copyright 2005-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
    京ICP備17029845號-1???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
    版權所有:公益中國網

     
    国产大片在线看_国产三级电影在线观看_日日射天天干_亚洲综合在线播放